理想是,成为迈向神境的作家

【雷德×裁判球?】程序出错

这是在B站啃了一堆裁判球拟人粮之后的产物,而且一直都很想写单箭头。你们要相信我是站雷祖的。

我是凹凸大赛里的一只裁判球,那无数个白色小球中的一个。

我每天的日常是在凹凸大厅接待各位参赛者,偶尔外出处理紧急情况。有时也会跟在丹尼尔大人身边处理大赛程序问题,某种意义上说也算身经百战吧。

我在凹凸大赛呆的时间很久了,久到连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了。

重复的大赛,重复的杀戮,不同的人不断在相似的地方上演相似的剧情,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浑身浴血,接受创世神的眷顾。

而我,就是无数个见证这一刻的裁判球中的一个。

裁判球的命运其实很单纯,在凹凸大赛中不断工作,直到零件损坏、电量耗尽...

【all敦】失去之后(7)

英国的荒原真是荒凉到一个境界了,还是说因为这里是幻境所以才会如此。中岛敦第一次看到荒原的景色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他现在正坐在从画眉田庄到呼啸山庄的马车上,马车在狭窄的小路上没办法走得多快,敦偶尔会朝马车外看一眼,当他的目光触及那些过度扭曲的枞树时,都会下意识地瑟缩下身子,好像站在那里接受狂风洗礼的是他一样。

早知道会进入这么个地方,他就该赶在夏洛蒂小姐之前捡起那把勺子。敦坐在马车里凭空感慨了一句,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关注点有哪里不对。

“哥哥!哥哥!”正当他神游之时,少女提高嗓门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敦急忙把视线和思绪收回来,集中在和他同坐在马车的少女身上:“怎么了,伊莎贝拉?”

“哥哥你还问...

【100粉】点梗……

占tag抱歉,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有100粉……真的很诚惶诚恐。那么就点梗吧。

虽然我吃粮吃得很开心但到了要自己写的时候还是很惶恐的。

文野,各种敦受向【其实主要就是横滨F4;以及最近沉迷凹凸,金小天使真的好可爱啊!祖玛姐姐也超帅气!所以金受向【1v1就好,我觉得自己还没办法驾驭那么多人的描写】和雷祖也是可以点的。

另外,厚颜无耻地来宣传一下只有我一个人在开心的“尤优”tag,具体请翻我的文章。点这个也没问题。

时间的话就是一个星期,24号截止。

————这里是24号的分界线

总共就四个……第一次点梗都写好了,在这里罗列一下:

雷祖:饭后便当  @潘达 ...

【all敦】失去之后(6)

坂口安吾带着装有委托文件的档案袋造访武装侦探社的时候,侦探社超过半数的人眼中流露出了“终于有事干了”的微妙情绪。这并非是他们唯恐天下不乱,只是连平常人都有一颗想要发生什么给生活加点作料的心,更何况是他们这些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异能者呢。

“这个委托,是种田长官交给新双黑的。特务科经过再三权衡,认为只有新双黑能够胜任。黑手党那边也已经差人送去了一份资料。”坂口安吾简要说明了这次委托,“有一位异国的异能者要来这里拜访夏目老师,我们希望新双黑可以负责护卫工作。”

护卫?

“不是护卫那位异能者,”坂口安吾感觉到整个办公室快要满溢出来的问号,咳嗽了一声开始解释,“事实上,是要保证那位高危异能者不会危害...

【all敦】失去之后(5.5)

是的你没看错是5.5。因为这段作为过渡枯叶纠结了很久要把它放在哪里,最后决定就这么放好了。(很纠结该打什么tag)

大概就是压轴商品的拍卖锤落下的时候,中岛敦辞别了芥川银顺利抵达宿舍。当时正好是晚饭时间,镜花做了茶泡饭。

“我要开动了。”中岛敦惯例双手合十说完这句话后开始吃饭,镜花也低头专心对付自己的汤豆腐,时不时抬眼看看敦吃饭的进度。

看着敦差不多要吃完了,镜花叫他:“敦,”

“怎么了小镜花?”

 “太宰先生请假了,”泉镜花斟酌着措辞慢慢说,“他……去了地下拍卖会。”

镜花在黑手党里的时间不算长,但对于这些也是有所耳闻。侦探社刚收到港口黑手党接受祭品的消息时乱步就猜到了...

【尤优】桔梗花

我最终还是下手了……这是典型的官方粮吃多了想要搞事情。好孩子千万不要学。OOC到不能看了而且因为是速写所以文笔各种。【不喜欢请点叉,不接受对文笔以外的东西的建议】

奥塔别克在得知了尤里的心上人后说,尤里,你的爱是桔梗花。

尤里·普利塞提那时候嗤笑了一声,说:“奥塔比克,你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劝我死心。”然后狠狠地灌下了自己成年以来的第一罐啤酒。


1.

再度踏上日本的时候,已经是尤里·普利塞提在成年组征战的第三个年头了。

俄罗斯妖精依然保留着三年前的纤细和美丽,或者说更加光彩四射。耀眼的金发也好魅惑的绿瞳也好,曾经绽放的钻石经历了时光的雕琢,显示...

【all敦】失去之后(5)

中岛敦遭遇枪战的消息传到侦探社的时候,太宰治正在复印机旁给要送去政府那边的文件备份。广津双手放在膝上在侦探社会客厅的沙发上坐得端正,在他后方两侧的几个黑蜥蜴成员也是站得笔直。国木田忍不住按了按额角,他的头似乎又开始疼了。

“不管怎么样,没有出现人员伤亡就是万幸,麻烦您特意过来一趟……太宰!你拿着文件离碎纸机远点!”国木田深呼吸一下,继续同广津交谈,“请问还有别的事吗?比如和警方交涉之类的。”

“警方那边的确要劳烦贵社,还有一件事……”广津朝太宰的方向看了一眼,闭上眼,像是认命又像是无奈地说,“贵社社员中岛敦,被芥川大人带回去了。”

……

陷入寂静的办公室里,只有碎纸机喀嚓喀嚓运作的声音...

【all敦】失去之后(4)

敦推开监禁室的门时,激起的大片灰尘让他连着咳了好几声,中原中也在他旁边,暗中用异能帮他避开灰尘的侵扰。

敦伸手挥开飞扬的尘土,看清楚被吊在墙上的女人。在中原中也看来,那女人比上次他和太宰一起见到的时候更加苍白无力,胳膊细得只剩骨架,皮肤上的孔眼也变多了,整个人白得近乎透明。

他看到敦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个女人。

“你心软了吗?”

“……我不知道。”敦低头看自己的手,他看到骨节分明的手指和青色的血管,忽然就想起生产那日,太宰一直握着他的手。

“她有孩子吗?”

“有,”他就知道他会这么问,“一个男孩,Omega。据说她是为了保护孩子才为这种组织效力,你知道,这种寻常人家的Omega就像无人...

【all敦】失去之后(3)

中岛敦在彩叶的葬礼之后正式搬回宿舍与泉镜花同住,搬家那天天气不错,镜花帮着敦把带来的东西收拾好,太宰治没和他在一起。

“是我和治说不让他跟来的,”看到镜花眼中对太宰治的谴责,敦安抚性地摸了摸她的头发,“是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不是敦的错。”少女低头闷闷地说。

“我知道,”敦放下手,给了她一个我明白的笑容,重复着,“我知道。”

敦说要搬过来的时候镜花其实也有点担忧,敦怀孕的时候休假在家,她常会带着各色点心和各种婴儿用品去看望,得到敦的允许后还可以伸手摸一摸他的小腹;孩子被确定是女孩后,她还特意和尾崎红叶一起去挑了上好的绸缎布料,送给敦预备着等彩叶出生后给她裁衣服。敦这次搬家也把这...

【all敦】失去之后(2)

因为超出计划变成了中篇,所以对大纲作了些调整,然后就变成这样……本章的内容一言以蔽之就是——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宣布参战!

对于葬礼的流程不是很清楚,在网上找到的基督徒葬礼感觉也有点复杂所以在这里先和考据党说声对不起。(鞠躬)

依旧,人物属于朝雾老师,ooc属于我。

无论人怀着怎样的痛苦,时间依然在流动。中岛敦沉溺于悲伤的深海,但彩叶的葬礼仍然如期而至。

芥川龙之介照例穿着他的黑色外套,一出门就看见中原中也站在门口。

“太宰和我说彩叶今天出殡。”中原中也的装束仍是不变的黑色,只在胸口别了朵白花,“一起过去看看吧。”

他们两个人就这么出发了,中原中也开车,芥川坐在车后座。这两...

© 枯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