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怀着理想的小透明
缓慢产粮
懒惰是原罪,而我不幸蒙召

【all敦】失去之后(12)

芥川龙之介在第二天晚上被凯瑟琳堵住了。

当时已经是深夜,恩肖夫妇、约瑟夫都已经睡下了。除了他们两个,只有耐莉还在,女管家面对着壁炉里旺盛的火焰,看起来并不在意这边。

芥川看着眼前一脸凛然的女孩,凯瑟琳漂亮的脸庞有一半被壁炉的火光映得发亮,另一边深色的阴影让她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芥川双手环胸,耐心等待凯瑟琳说话。

“龙之介……”凯瑟琳看着芥川清冷的面容,眼神有些飘忽,想说的话在舌尖打转,却只能吐出几个零星的你、我。可能是感觉被火映照的半边脸颊受热空气烘烤得有些难耐,她咬咬牙,猛地喊出一句:“敦他向我求婚了。”

耐莉听见火焰中轻轻的炸裂声。

“他那么好,温柔,谦逊,知书达理,林顿家也非常...

【all敦】失去之后(11)

外面在刮风,伴随着暴雨,掺杂着雷声,偶尔炸裂的闪电透过窗户将墙壁照得雪白,一般描绘这种场景应该用惨白,不过墙壁也只能用雪白。

因为真正惨白的是那两人的面孔。

芥川的肤色一直都是病态的苍白,而敦因为最近的身体状况脸色也没多少血色,可能是这个原因这两个人的脸被闪电的光渲染得有些可怕。

“你,再说一遍。”芥川的声音很久违,对敦来说。他已经很久没听过他的声音了,在田庄不可能,在山庄的寥寥无几的几次拜访更不可能指望听见他说话。所以在芥川开口的时候敦甚至关注声音多于内容。

“你听见了。”他没有重复,他明白芥川那句话的意思。他不是听不懂或是听不清,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试着自欺欺人哪怕一秒,借此来证明...

【all敦】失去之后(10)

凯瑟琳最近经常来画眉田庄拜访。

这并不是中岛敦的错觉,这个下午他才合上刚读完的书,就听见书房的门被推开,伴随着少女甜美的声音:“敦,你果然在这儿。”

他在心底叹了口气,凯瑟琳就站在书房门口,他就是真想把她当透明人都做不到。所以他只有把书放回书架,走过去:“真高兴你又过来,最近如何?我听说恩肖夫人怀孕了。”

“是的,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她身子一向不好,加上孩子,让她看起来更糟了。”凯瑟琳很随意性地发表了几句评论,她对恩肖夫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应该是因为她那日渐暴虐的哥哥。

“恩肖先生为了夫人的病应该也很忧心吧。”敦想要试着找一点话题让两个人气氛不至于尴尬,只是话一出口他就像给自己一巴掌了,果...

【枯叶】唔……年末总结一下

厚着脸皮来给自己总结一下。这里是总是不定期失踪而且很没有坑品的枯叶。

《失去之后》这个故事就像我之前说的,是源于中岛敦长女夭折,那是我就想写一个ABO设定幼女夭折的故事。一直觉得自己的写作很半吊子,能得到大家的认同真的很高兴。

除了这个还在艰难养育的长篇孩子,另外几个短篇宝宝枯叶也倾注了很多心血,比如那篇冷到不行的《桔梗花》,枯叶真的很用心刻画结尾两人的分别。《程序出错》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让小裁判球陪伴在雷德身边,也算是一个HE吧。

每次看到小红心小蓝手甚至是评论都感觉受宠若惊,在回复栏里纠结半天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好(*/ω\*)

希望知道大家对lo主的印象,以及在新的一年里,也请多多...

【片段】之后的之后

本来想趁着要过年写点什么,结果听着音乐写成这个。用时一个小时的半成品。是all敦达成之后子时代的故事。

祝大家元旦快乐吧。

之后的之后,是什么呢?

中原明把这个问题在给姐姐的信中写在信的最末,然后寄出去。他想太宰千鹤这个新年大概又要在异能特务科和文件度过了。

不过他也一样。他这么想着,挪动鼠标点开写到一半的工作报告。

自从那件事之后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之后的之后。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啊……


太宰千鹤收到弟弟的信是在第二天,明明在一个城市还要写信。千鹤有时会觉得这样的弟弟很古怪,不过她想自己应该是没资格说这句话的。

之后的之后啊……太宰千鹤一手托着脸颊看着窗外,今天真是个糟糕的日子,...

【all敦】失去之后(9)

五个星期的时间,敦在画眉田庄看着恩肖夫人把野性子的凯瑟琳改造成一位行为妥帖的淑女。总之,当他帮凯瑟琳牵过来那匹小黑马的时候,身穿骑马服的凯瑟琳微微颔首向他道谢,她帽子上的羽毛轻轻摇晃几下,在阳光下隐隐闪着光。

“一路顺风,凯瑟琳小姐。”敦看她上了马,和她道别,“回家的感觉一定很好。”

“当然,敦,”凯瑟琳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声音温和轻柔,“我真的等不及要见到龙之介了,在这里的五个星期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

“……那真是太好了,”敦对于凯瑟琳突然提到芥川并没有惊讶,只是对于凯瑟琳直呼龙之介感到一丝讶然,但也很快释怀,“他对您一定很重要。”

“是的,我找不到比他更重要的人了,在父亲去世...

【all敦】失去之后(8)

恩肖夫人的到访来得很快,就在敦送走芥川后不久。一辆马车停在画眉田庄门口,敦甚至不用去费心思考访客是谁。

当时正好是下午茶的时间,林敦夫人一脸热切地把恩肖夫人请进花园,林敦一家和凯瑟琳都在。伊莎贝拉正和凯瑟琳讨论最近时兴的礼服,敦则是刚到,他从书房里带了本喜欢的小说出来。他刚到花园,就看到林敦夫人带着恩肖夫人走了过来。

恩肖夫人很瘦,但是气色很好。敦回忆了一下艾米丽小姐的描述,恩肖夫人一直有痨病,生下哈里斯后不久就离世了。

而现在,这位还能够称得上健康,如果忽视她的咳嗽,的夫人正要和他们一起共度这个下午茶。

恩肖夫人毫无疑问是坐在凯瑟琳旁边的,虽然凯瑟琳对她显示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这也...

【太敦】梦

中岛敦因哮喘去世,

这个消息并没有在报纸上占据多大篇幅,最多是在文艺版块被一些评论家提及然后献上一些无关痛痒的哀悼,借此来凸显一下他们的存在感。

在太宰治看来是如此。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榻榻米上,山崎富荣带回来新一期的报纸,他不记得自己翻到第几页,反正他看到了。

他当然知道中岛敦,毕竟不是谁都能被评论家拿来和他最尊敬的芥川龙之介老师相提并论的。

他和他应该是没什么交集的。太宰治看着报纸上中岛敦的照片,他眉眼之间的温和即使是被印成黑白色也完全没有损害,太宰治看着这个人报纸上浅淡的笑容,莫名的觉得嘲讽。

这样的笑容,我怕是穷极一生也无法展露。

他随手将那张报纸扔到旁边...

【雷德×裁判球?】程序出错

这是在B站啃了一堆裁判球拟人粮之后的产物,而且一直都很想写单箭头。你们要相信我是站雷祖的。

我是凹凸大赛里的一只裁判球,那无数个白色小球中的一个。

我每天的日常是在凹凸大厅接待各位参赛者,偶尔外出处理紧急情况。有时也会跟在丹尼尔大人身边处理大赛程序问题,某种意义上说也算身经百战吧。

我在凹凸大赛呆的时间很久了,久到连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了。

重复的大赛,重复的杀戮,不同的人不断在相似的地方上演相似的剧情,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浑身浴血,接受创世神的眷顾。

而我,就是无数个见证这一刻的裁判球中的一个。

裁判球的命运其实很单纯,在凹凸大赛中不断工作,直到零件损坏、电量耗尽...

【all敦】失去之后(7)

英国的荒原真是荒凉到一个境界了,还是说因为这里是幻境所以才会如此。中岛敦第一次看到荒原的景色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他现在正坐在从画眉田庄到呼啸山庄的马车上,马车在狭窄的小路上没办法走得多快,敦偶尔会朝马车外看一眼,当他的目光触及那些过度扭曲的枞树时,都会下意识地瑟缩下身子,好像站在那里接受狂风洗礼的是他一样。

早知道会进入这么个地方,他就该赶在夏洛蒂小姐之前捡起那把勺子。敦坐在马车里凭空感慨了一句,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关注点有哪里不对。

“哥哥!哥哥!”正当他神游之时,少女提高嗓门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敦急忙把视线和思绪收回来,集中在和他同坐在马车的少女身上:“怎么了,伊莎贝拉?”

“哥哥你还问...

© 枯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