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怀着理想的小透明
缓慢产粮
懒惰是原罪,而我不幸蒙召

【随笔】如萤如月(Ⅳ)

7.

等萤火冲进盐仓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不久前才看到的丰腴活泼的女孩垂危地躺在地上,甚至连如月都没能反应过来。就见萤火跑了过去。

“胡夷!你怎么了?!”她想碰碰胡夷,却害怕伤到她,她看得出来这是蓑念鬼动的手。

太凄惨了。

胡夷隐隐睁开眼,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女。能用这样焦急的声音呼唤自己的伊贺女子,她就是哥哥的恋人吗?

真是个美丽的少女啊。

萤火转身去质问蓑念鬼,如月走到胡夷身边坐下,兄妹两人进行了最后一次交流。

他忽然就觉得很不真实。

几乎是一夜之间,他失去了妹妹……和恋人。


接着胧出现,无意中看到胧的双眼的如月被破解了伪装,现出真容。

他无暇去理会萤火惊诧的目光,只想赶快和霞刑部汇合,将人名帖交给弦之...

【随笔】如萤如月(Ⅲ)

5.

那个新抓来的甲贺女孩是如月的妹妹。

萤火回来才知道他们抓到了甲贺的卧底,是个年轻的女忍。在得知了女孩的名字后,萤火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萤火去盐仓看过她一次,那女孩体态丰盈,容貌姣好。就像如月说的,和她是完全不同的女孩。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拷问出什么来。那时的萤火还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事,只当是族里的老古板仇恨不减当年,逮着这件事不放,想着等胧小姐知道了,就会放了胡夷。说不定还会去一趟甲贺赔罪什么的,到时候自己就能再见到如月了。

总是他来找自己,要是自己突然出现在甲贺,一定会吓他一跳吧。萤火想着,就忍不住笑出声了。

夜叉丸还没有回来。萤火不免有些寂寞,夜叉丸与她青梅竹马,...

【随笔】如萤如月(Ⅱ)

3.
如月和萤火两个人正在山中度过属于他们的一天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骏城,关于他们的命运已经开始改变了。
不战之约解除,人名帖的出现,抢先得知消息的伊贺率先出手。天膳带着几个人围堵风侍将监抢夺人名帖,虽然人名帖被地虫抢走,但他们也将将监斩于刀下。
“真是麻烦,萤火不在这里真是麻烦。”蓑念鬼使劲抓了抓头发,“她今天跑哪儿去了?”
“说是有事出去了,他们都猜她是不是去会情郞了。”小四郞把镰刀拿回来。
“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候。”小豆蜡齐说着,几个人跟着回去了。

萤火这时候正和如月一起走在山路上,如月牵着她的手拉她走过溪流,和她说自己的妹妹胡夷向来喜欢在山林里转悠,喝溪泉水。
“我也从没见过...

【随笔】如萤如月(Ⅰ)

这是随笔性质的脑洞文。因为我没什么心力开新坑,基本就是大纲。我随便写写,你们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
基本背景是不战之约存续期间相遇的,还不是敌人的如月和萤火,两个人萌发了爱意成为恋人,因为知道甲贺与伊贺的世仇难以化解,所以两个人小心翼翼隐瞒着这段爱情。之后弦之介与胧订婚,这对恋人也开始期待世仇化解后,他们的未来。
而这一切……都即将被毁掉。
Ready?
Go!

1.
今天的萤火看起来格外漂亮。
她把头发用簪子挽了小髻,然后散下长发,和服依然是她惯穿的玫红色,但显然是新做的样式,是最近流行的花色。
萤火平日是不在意这些打扮的,今天却一反常态精心打扮。加上她一早就急忙忙地出门了,大家都猜测她...

关于我这一年的碎碎念。

你们看到这个是不是在想,天啊枯叶诈尸了。

其实我都觉得自己跟诈尸了似的。

芥敦线差不多就这样完结了。我对于芥敦两人最初的感觉其实也就是如此吧,相似的灵魂(应该是受了三次元两位老师的影响)。

那么我失踪的这些日子在干嘛呢?

首先爬墙是一方面。我被青梅、舍友等人狠狠地安利了一系列作品,追剧、追书……基本都没停过。

还有就是在不断吃粮中被各位太太的文笔打击到没信心,最终痛定思痛回去沉淀了。

说得好像太好听了,其实就是不停地看书,有意无意地学习。

还有就是老生常谈的瓶颈了。芥敦线应该说从一开始就铺设好了一切,背景、结局,最后敦的认清也是早就写好的。

问题是中间。

重新捋了一遍《呼啸山...

【all敦】失去之后(14)

他之前说什么来着,希望一觉睡到婚礼那天。

夏洛蒂小姐真体贴。敦现在正坐在婚礼现场吃点心,他总算体会到了一语成谶的感觉。

不,婚礼是好事。他晃晃头,试图调动自己没读过多少书的大脑换一个词。

“敦先生,早上好啊。”耐莉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您好,耐莉夫人。”敦起身向她致意,耐莉依旧是他从前在山庄看到的女管家装束,并没有因为今天而打扮什么。

耐莉微微颔首,目光又转向别处,敦顺着她的目光,看到站在入口位置接待客人的凯瑟琳。

“只有凯瑟琳吗?”他疑惑。

“你说芥川的话,他的确不在这里。”耐莉看了一会儿凯瑟琳,继续和敦聊天,“今天一早就没看到他。”

怎么会?敦的心里冒出...

【all敦】失去之后(13)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凯瑟琳寄到画眉田庄的信虽然写满了对敦的歉意,但敦还是能从那轻快的笔触中感觉到凯瑟琳愉悦的心情,他猜测这个女孩现在一定非常幸福,毕竟她终于能和她真正深爱的人在一起了。

他回信告诉凯瑟琳不必为难,透露自己的恭喜之意。两个人慢慢地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敦依旧会找时间去拜访呼啸山庄,那里呼啸的寒风依旧,但屋子里却一直生着温暖的火。暴躁的恩肖先生似乎也没办法破坏凯瑟琳现在的幸福,敦看着她与龙之介十指相扣的手,想笑却又不想笑。

那个僵硬的芥川,没想到也有这样和女孩子相处的一天。

哈里顿也是在这个时候出生的,就在某天敦拜访山庄的时候,他看到耐莉抱着一个婴儿坐在壁炉边。

“您来了,...

【all敦】失去之后(12)

芥川龙之介在第二天晚上被凯瑟琳堵住了。

当时已经是深夜,恩肖夫妇、约瑟夫都已经睡下了。除了他们两个,只有耐莉还在,女管家面对着壁炉里旺盛的火焰,看起来并不在意这边。

芥川看着眼前一脸凛然的女孩,凯瑟琳漂亮的脸庞有一半被壁炉的火光映得发亮,另一边深色的阴影让她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芥川双手环胸,耐心等待凯瑟琳说话。

“龙之介……”凯瑟琳看着芥川清冷的面容,眼神有些飘忽,想说的话在舌尖打转,却只能吐出几个零星的你、我。可能是感觉被火映照的半边脸颊受热空气烘烤得有些难耐,她咬咬牙,猛地喊出一句:“敦他向我求婚了。”

耐莉听见火焰中轻轻的炸裂声。

“他那么好,温柔,谦逊,知书达理,林顿家也非常...

【all敦】失去之后(11)

外面在刮风,伴随着暴雨,掺杂着雷声,偶尔炸裂的闪电透过窗户将墙壁照得雪白,一般描绘这种场景应该用惨白,不过墙壁也只能用雪白。

因为真正惨白的是那两人的面孔。

芥川的肤色一直都是病态的苍白,而敦因为最近的身体状况脸色也没多少血色,可能是这个原因这两个人的脸被闪电的光渲染得有些可怕。

“你,再说一遍。”芥川的声音很久违,对敦来说。他已经很久没听过他的声音了,在田庄不可能,在山庄的寥寥无几的几次拜访更不可能指望听见他说话。所以在芥川开口的时候敦甚至关注声音多于内容。

“你听见了。”他没有重复,他明白芥川那句话的意思。他不是听不懂或是听不清,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试着自欺欺人哪怕一秒,借此来证明...

【all敦】失去之后(10)

凯瑟琳最近经常来画眉田庄拜访。

这并不是中岛敦的错觉,这个下午他才合上刚读完的书,就听见书房的门被推开,伴随着少女甜美的声音:“敦,你果然在这儿。”

他在心底叹了口气,凯瑟琳就站在书房门口,他就是真想把她当透明人都做不到。所以他只有把书放回书架,走过去:“真高兴你又过来,最近如何?我听说恩肖夫人怀孕了。”

“是的,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她身子一向不好,加上孩子,让她看起来更糟了。”凯瑟琳很随意性地发表了几句评论,她对恩肖夫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应该是因为她那日渐暴虐的哥哥。

“恩肖先生为了夫人的病应该也很忧心吧。”敦想要试着找一点话题让两个人气氛不至于尴尬,只是话一出口他就像给自己一巴掌了,果...

© 枯叶 | Powered by LOFTER